琉璃りんˇ临也love

一天不虐临也会死星人ε=ε=ε=┌(;ˉ㉨ˉ)┘

【静临】罪 上篇 (囚禁PLAY+黑化+虐)

临也惹毛了静雄,可以说他差点让整个事件失控,然后害死静雄的弟弟,而且是在静雄的眼皮底下。

所以,静雄跑遍整个池袋抓住了跳蚤一般的临也。

静雄看起来很冷静,但是眼底却有一丝寒意,临也暗自打了个冷颤。


静雄抓住临也的第一件事就是暴打,当然是在弄坏了临也所以的小刀后。


临也知道静雄可能会把自己就这么活活打死,但是就算如此他也不愿意低头求饶,所以他只是用手臂护着头,紧紧咬着下唇,不发出一声呻吟。


毒打持续了很久,地上的人已经没有了反应,静雄也注意到这一点便停手了,毕竟他也不想落个杀人犯的罪名。


他拎着对方的帽子,把临也提了起来,看了看脸,鼻子里不断向外流着血,双眼紧闭,没有一点反应,也许是打到鼻子了吧,所以才会流鼻血的,静雄并不在意这些。


但就算是这样,静雄似乎也不打算就这样结束了,就这样拎着帽子,走向了不远处的一个仓库。


这个仓库之前为了讨债他来过这里,之后这里就再也没人敢来这里了。


到了仓库之后,静雄把临也扔在地上,然后自己坐在旁边的台阶上,盯着地上的背影发呆。


一个小时后,静雄去拿了一个大铁箱,放在地上那人的旁边,然后回到原来的地方继续发呆。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那人还是没醒,但是鼻血倒是没有再流,静雄也不耐烦了,走过去把人提起来,放进了大铁箱里,把盖子盖上,就在他打算锁的时候,他听到了铁箱里有声音,把盖子打开一点,然后笑着对里面正睁大眼看着周围的人说“好好在这呆着吧,临也君。”


浑身疼痛难忍的临也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眼看着盖子被盖上,然后听到锁子上锁的声音。


临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但是他确定那绝对不是笑着的。


锁子上了锁之后就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过了。


那个人还在不在周围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被关进了一个狭窄而且黑暗的地方,没有一点光,兜里的手机,小刀,所有东西都被静雄翻出来扔掉了,现在自己是完完全全无法自救了。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临也就这样在黑暗中待了很久,时不时敲一敲箱子,说着“小静~在吗~我知道你在,回应我啦~很无聊诶~”


临也在这样黑暗的没有水的情况下,待了两天,实际上静雄只是偶尔路过的时候过来看看,就走了。


箱子里的人从刚开始的开玩笑的敲箱子,到之后的用力的砸着箱子大喊着“放我出去!!!小静!!!”到最后的惊恐“小静!!!!你要把我在这里关多久!!!!放我出去!!!!啊!!!!!!”


第二天的晚上八点静雄回来了,他静静的坐在箱子旁,看着箱子的反应。


两天的不吃不喝已经让临也疲惫不堪,听到外面有声音了,就有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箱子“放了我吧……放了我……好黑啊……小静……”


“给我一个理由。”


静雄面无表情的这样说道。


“!?……”


“给我一个我可以放了你,让你就这么走掉的理由。”


“……小静……放了我……放了我……让我走!!!!……求求你……”尽管最后一句接近耳语,但是在空无一人的仓库里静雄还是听到了。


静雄面无表情的脸上瞬间充满了戏谑的表情,这个表情一直都是临也会摆出的。


“既然说不上理由,那我就走了。”说罢就向着仓库门走去。


“小静!别走!!!别把我留在这!!!不要!!!!!!!!!!!啊!!!!!!!!!!!!!!!!!!”凡是被关在黑暗中的人类,不管多久都是会几近崩溃的,临也也是人类,普通的人类。


“……我恨不得杀了你,幽到现在都还在医院躺着呢,还没有醒来,你应该庆幸,幽没有被你弄死,不然的话你也不会活到现在了。放了你?笑话!怎么可能放了你!”静雄的语气很平静,在提到弟弟的时候稍微有些激动。


“……好黑啊……小静……放我出来吧……”临也就是临也到最后都不会认错道歉。


“我是不会放了你的,临也。”


“……放……了我……吧……对……不…………”


“……”


“……”箱子了再没了动静,静雄以为这只是临也的把戏,就这么走了。


第三天,静雄来的很早,因为昨天临也最后的反应很奇怪,所以,静雄打算来看看,毕竟幽没有什么大事了,昨晚就已经醒来了,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


静雄说话,拍打箱子,里面都没有任何反应,所以静雄赶紧拿出钥匙打开了锁子,箱子里的情况吓到了静雄。


临也抱着腿侧靠在箱子里,本应已经止住的鼻血留了一摊,遍布在临也的身上手上,脸上也有明显擦掉的痕迹,加上身上的伤也有化脓的现象,嘴边似乎也流血了,见此情况,静雄赶紧把临也从箱子里抱出来,临也软绵绵的躺在静雄怀里,见情况不妙,静雄赶忙冲出仓库,目标新罗家。


一路上每个人都很惊讶,静雄终于干掉临也了吗?但是为什么平和岛静雄的脸上没有开心的表情,反而有点慌张。


本来正在和塞尔提暧昧的新罗听到急促的敲门声不得不中断一下,去开门,本来是不想开的,但是塞尔提说工作重要,万一谁受伤了怎么办。


打开门看到的是满面慌张地静雄和他怀里抱的已经不省人事并且满身感染了伤口的临也。


新罗见状让静雄先把临也抱进里屋的手术室,然后把静雄推出了手术室,塞尔提赶忙过来拉过静雄坐在沙发上。


塞尔提看静雄眉头紧皱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也不敢多说什么。知道新罗从手术室走出来。


新罗直直冲向静雄,揪着静雄的领子,说到“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弄成这样!给我说清楚!”


静雄第一次看到新罗生这么大的气,所以有点愣住了,塞尔提赶忙拉住新罗,免的出什么事。


「新罗,先说说情况吧,折原怎么样了?」


“他可能活不了多久了吧……”


“!!”静雄惊的睁大眼看着新罗,什么都说不出来。


「!?怎么会!!」


“怎么不会,临也这家伙做的事再怎么不是人,但他也是人类啊!静雄!你是怎么把他弄成这副样子的!为什么会重度脑震荡!为什么会鼻梁骨裂!为什么浑身上下都是伤!还化脓了!为什么会内脏破裂!!!现在伤成这个样子还发着高烧!!”



“那是他活该!他差点把幽弄死!我没有直接杀掉他已经很好了!!”


“小静……啊……”


“!?”听到声音的新罗赶忙回到临也所在的房间,看到临也坐在地上,临也却无神的望着自己的腿,望的出神。


“临也,怎么了?”


“……”


“我是医生,告诉我你的情况,静雄那边我会好好说他的。”见临也不说话,新罗似是有些急了,见情况不对,说着便把手放在临也的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临也看着新罗的举动,抬头看了看新罗,微微笑了一下说道“诶嘿,他应该是不能动了吧。新罗,又要麻烦你了呢。”


“!?别这么说,这次虽然有一部分是你自作自受但是他做得也过分了。”


“我不会再原谅他了,我恨他!平和岛静雄!!!!我不会原谅你的!!!!”临也最后的话是用尽全力吼出来的,之后就坐着新罗给临也准备的轮椅不顾新罗的阻拦,离开了池袋。


平和岛静雄也只是这么看着他不顾阻拦的离去,眼底没有任何感情。


临也离开了池袋之后,就一直在疯狂的工作,凡事要去池袋的工作他都想办法推掉了。日复一日,临也的身体已经越来越不好了,新罗打电话说要给他些缓解的药,他也回绝了。


谁都没有在听到过临也站在夜晚的城市的最高处喊着“我爱人类”,就连波江也没有再听到过了。因为临也怕黑,从那以后他开始害怕黑暗了,每当黑暗降临,他都会回想起一个人待在狭小的空间,除了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什么都听不到,这种恐惧敢,临也一生都不想再体会了。


这一天的夜晚,临也还在加班赶工作,这次的雇主态度非常强硬,而且也是个大雇主,要求用一天的时间查清楚,在某码头运输违禁物资的人都是谁,几点,但是那些人的保密措施做的太好了,不小心重感冒的临也有些吃力了,更加认真的投入在自己的情报网上,以至于房间里有人侵入也不知道。


等到临也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针已经扎进了临也的侧颈,一只手把临也即将发出的声音拦截在了嘴边,针管中的液体一点一点的推进了临也体内。临也的眼皮越来越沉,在最后眼前出现了一个金发酒保服的轮廓慢慢向自己走来。





ps:嗨,大家好呀~~上面这个文,我知道,因为要黑化静雄和囚禁临也,所以出现了严重的ooc,但是这个我真的没有办法,我现在是快把脑袋撬开才写出这些的,真的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啊~~总之这个文可能会很长所以就分出了上下篇,可能会是上中下篇,文笔不好,脑洞不多,还敢写长篇的我知道错了-_-||

嗯,不怎么样,大家随便看看就好了(///ˊㅿˋ///)

评论(33)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