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ˇ黑作坊

小学生水平罢了,何必在意呢。在意的也不过是小学生罢了。

【静临】不经意间(二)

*可能有OOC,不可抗力,敬请见谅


因为某种原因,在房间里宅了三四天,终于闲不住出了门。

走在池袋的大街上,依旧心不在焉,但是却故意绕过了以往总会闻到跳蚤味道的街道。

就算是如此,也是非常不巧的和对方面对面碰上了。显然从对方的打扮,也可以看出,对方似乎也不是很想和自己就见面呢。

一改往日的穿着一身休闲装的临也看着面前的静雄,竟一时惊慌失措不知该说什么了,但是这时候不说话就不是折原临也了,随便说点什么好了。

“哦呀,小静的鼻子还真是厉害,这样都可以找到我呢”说着抖了抖自己的棒球衫外套。

听到对方这么说瞬间脸红了“我……我可没找你,是你自己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明明都刻意避开了你之前出现过的地方的……”

“哈……小静竟然学会避开了呢,哈哈,是我笨了还是草履虫突然变聪明了呀~”

“你这家伙……!”还未说完,临也快步上前凑了上去,如果有人专门拿尺子去量两人脸与脸之间的距离的话,大概只有三厘米吧。

静雄一惊,“你这家伙干什么?”

“哈,只是想看看小静你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而已啦~显然,小静的反应在我的意料之中,啊哈~小静刚刚不会以为我会吻你吧~”

“怎么可能!”

“哈哈,也是呢~我还有工作,小静我们下次再见咯~”说着抬手做了什么便离开了。

静雄还未缓过神,等回过神时对方已经走远了。低头抬手摸了摸临也碰过的地方,啊,早上懒得系上的蝴蝶结,被扣好了。

“那家伙真的是……多管闲事。”


一周浑浑噩噩的被静雄就这么虚度了,就在静雄正在思考着下周是否回去继续工作的时候,电话响了。

接了电话,以敬语回应

“你好,哪位?”

“前辈是我,瓦罗娜”

“啊,怎么了?”

“嗯…今晚汤姆前辈说要一起去聚个餐,静雄前辈是否要来呢?”

“我……就不……”

“前辈!你会来的对吧,静雄前辈最近一直都没有来,我……很担心你。”

“那……好吧,我会来的。”

“嗯,今晚七点,在露西亚餐厅,一定要来哦!”

电话挂断,后辈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

在约定的时间到达了露西亚餐厅,打开门走进去,见到了熟悉的面孔。

走过去坐下来,要了几个新出的寿司,便没再说什么。

“静雄,最近如何?困扰的你事解决了吗?下周要不也继续休息吧”汤姆担心的看着自己。

“啊……没事了,我正打算向您说明下周就来上班呢。”不想在继续麻烦前辈了,这是静雄一直都在意的事,而且他也相信自己可以处理好那件事的。总是麻烦别人去多做一人份的工作总是不好的。

“前辈,下周就可以来上班了?很开心。”瓦罗娜笑了,“那么前辈的事情也处理好了吗?冒昧的问一下会令前辈困扰的事,可与那个叫折原的有关?”

“……”汤姆欲言又止,似乎是想制止瓦罗娜继续说那个人,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打断已经来不及了。心想着,一会发飙了我可管不了。但是出人意料的事静雄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回应。

一时间没了任何对话,很是尴尬。

都默默的吃着赛门端上来的寿司。

终于瓦罗娜打破尴尬,严肃的说道“静雄前辈不可以相信那个人的话,那个人如果对前辈说了什么,那一定是为了自己的阴谋,对,没错,为了自己,他是个老谋深算的人,如果是那个人把前辈拉入了自己的阴谋的话。我可以现在就去杀了他,让他立刻远离前辈。”

“……瓦罗娜,别激动,静雄还没说什么呢”汤姆见状赶紧出言制止,并且把准备冲出去的瓦罗娜拉回座位上坐下。

“瓦罗娜,谢谢你。”静雄微笑着对瓦罗娜道谢,“我想起明天一早幽要回来取些东西,我回去收拾一下,先走了,今晚多谢款待。”说着走去前台结了前辈那桌的账之后就离开了。



ps

文中临也的休闲装可参考游戏中临也的换装,就那身毛领黑白棒球衫。


这文不会很长大概下一章就结束了,到时候看心情要不要把三章合为一章。

每一次都是在半夜一两点才会有灵感,写的出文。实在是困,所以本来一张长篇就可以写完的,竟然要分章,哈哈。

最近的产文量,真的是少得可怜。每天都会上lof看一看,新文变少了。是静临没人爱了,还是你们飘了?(笑)

哈哈开玩笑开玩笑

这次的文也是从十二点多写到现在,写完之后就立马发上来了。

希望大家喜欢~

最后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和喜欢,粉丝数300达成,感谢(๑╹◡╹)ノ"""

【静临】不经意间 (一)

*可能会有ooc,不可抗力,敬请谅解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折原临也对一个人产生了好感,不再是笼统的爱着全人类了。

他总是会不经意的提起那个人,在街上闲逛,对看到的事物也会联想到那个人。

这时傲娇的他就会以“只不过是好久没有锻炼一下”为借口,买了去池袋的票。

这一天他到达池袋站时,已是傍晚,衬着晚霞,离开车站。双手揣进大衣口袋里,不断轻磨着刀把上的凹痕,想着「这是在哪里弄的呢」

正走神着,忽然感觉到了不对,利落的向左边横跳过去,随后在自己之前站的位置被不知道从哪飞过来的垃圾桶砸中,虽然地面没事,但是垃圾桶却严重凹陷。

“呀嘞呀嘞,这是谁啊,把便利店的垃圾桶拿到这里来,会给人带来困扰的哦”拿出一直握在手里的小刀,对向面前这个穿着万年不变酒保服的男人。

“临也啊,我说过的吧,不要来池袋这件事情!”平和岛静雄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男人。

“哎呀呀,池袋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为什么我最爱的人类们都可以来,我却不能来呢?小静你太自私了哦~”忽略来自静雄身上的杀气,不断调侃着。

“你太臭了,污染空气,赶紧滚出池袋!!!!”说着便举起路边自贩机,作势要扔。

“嘛嘛,小静,你冷静一点啦,这样又会给池袋添麻烦哦,你每天破坏的物品都是会变成账单送到你的上司那里的哦,会添麻烦的哦,你不希望这样的吧~而且算算看你有哪次是真正砸中我的呢~~只是在徒增费用吧~所以啦白痴小静,听我的啦,放下你手里的公共财产吧~”“……”一想到会给自己身边的人添麻烦,便放下了手里的自贩机,又随手推回了原来的位置。动作一气呵成,但是做完这些之后,静雄内心也变得复杂了,为什么自己会听眼前这家伙的话啊。

“这样才不愧是我喜欢的小静嘛~……………………!!!”「等等!!我刚刚说了什么啊!!喜欢????什么鬼!我哪根筋不对啦,竟然对着草履虫这家伙讲了道理又……\\\\\\\,我真的是疯了」

“…………恩??你刚刚说了什么?”静雄震惊,甚至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家伙刚刚说……刚刚说……说……喜欢??!!

“没什么!你什么都没听到!我什么都没说!\\\\\”很稀奇的临也第一次在这个人面前不淡定加脸红

两人就这么什么都不说,面对面站着。

此时两人的内心都是无比复杂的……

就在这一刻定格时,临也先一步打破宁静,别过头说道:“啊……我还有工作先走了,才不会站在这里和小静这样的单细胞待在一起呢,但细胞是会传染的!”转头立马跑掉,不再回头。

愣在原处的静雄抬起头时,才发现只有自己一人站在街边,挠挠头默默念着“绝对是听错了,那家伙才不会说这样的话,再说了,就算是他说了,我的反应也绝对是立马冲上去打他,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反应,对,是幻听,汤姆桑应该等很久了,要赶快回去才是。”

那之后的每天,静雄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又不断的在安慰自己,那不过是幻听。

直到——静雄依照往常一家一家的收着债,又气愤的抛弃自贩机。却在抛起的一瞬间,想起了那天,不小心手滑,自贩机下落时差点砸到了自己的后辈。幸好瓦罗娜反应很迅速,及时闪开了,不然的话他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毕竟是很重要的后辈啊……

汤姆桑看出了静雄的异常,拍拍对方的肩“你这段时间一直都心不在焉的,去休息一段时间吧”

愣住“可是……”

“没关系的,这里还有一样很强的瓦罗娜,放心休息吧”微笑

“啊……抱歉啊,汤姆桑,给你添麻烦了”

“等你恢复状态了,再回来”


------------TBC---------------


一直在写的文,中断了之后,就不会写了(笑)

可能会是个小长篇,不会很长也不会很短,所以是小长篇,嘿嘿

希望我的小天使们还在喔

还有感谢大家的喜欢

迟到的临也生贺

祝临也生日快乐,大辅生日快乐!

一如既往的坐在熟悉的靠背椅上,看着周围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事务所,轻轻叹口气。
却引来旁边的嘲笑声

“你也会叹气啊,我以为你这种人不用呼吸呢”

“波江小姐,再怎么说我也是人类啦~是人类当然会有呼吸啦,就当然会叹气啦,我又不是小静那种怪物。啊哈~那家伙呼吸的话,那可真是浪费了这么好的氧气了呢,毕竟是我最爱的人类赖以生存的东西啊,那个怪物……快点去死就好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爱人类了!!”

“我下班了,明天见,老板”无视那个依然在巴拉巴拉说个不停的老板,走到门口,打了卡之后,打开门,忽然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转过身,“虽然不想管你,但是我还是想说一句,今天天气不错,是个好日子,出去转转吧,听说用脑过度,是会秃顶的哦。”

“……”手下意识的摸上自己的头顶。

看着对方的反应不禁笑出声,但下一秒收起笑容,“咳咳,告辞了。”转身走出去,关上门。“……去看看诚二吧~”

“怎么可能秃顶嘛,头发不是好好的吗”摩擦着头皮,感受着发根与头皮之间的特殊触感,不懈的用手指梳理了一下头发之后,在打算放下手时,看到了几根乌黑的细丝飘落。眼神瞬间固定在了细丝上,整个人都愣住了。直至那几根细丝飘落在地面上,才炸毛般的跳起来,“不不不不会吧!那是我的头发吧!!真的掉了?!会秃顶!牙白牙白!”

波江不会想到自己无意的一句话会让对方如此在意,甚至让自己差点ooc了自己。

快速穿上自己的外套,拿好所有的东西,出发!在去往池袋的路上也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不断的搜索着关键词「如何能防止脱发」「养发」等。

走出池袋站,在池袋的大街上乱晃着,观察着路上各种各样的人,当然也见到了门田京平,只不过奇怪的是对方塞给自己一个礼物,打开之后,里面竟然是一瓶生发剂。“最近见你头发似乎变少了,所以送你这个,回去试试看吧,似乎很好用喔。”

“小田田,虽然你送我礼物我很开心啦,但是收到这样的东西是真的让人开心不起来啊。”拿着礼物生气的走了。

“啊啊,小田田惹小临临不高兴了呢。”

“送这个真的不会高兴吗?而且我话还没说完诶”

“谁收到这个会高兴啊,祝贺的话不是应该先说吗?”

“唉,不过希望今天他能开心点吧,生日快乐。”

抱着门田给的礼物走在大街上,“我的头发真的变少了吗……”低头思考着就连自己和人撞了个满怀,也才是后知后觉的。

“啊,抱歉……”

“死跳蚤,为什么又跑来池袋!”

猛地抬头才发现撞到的是自己的犬猿之仲,“什么啊,原来是小静啊。那我就收回刚才的道歉,小静这样的怪物才不需要温柔以对呢”

“你这家伙!”一拳挥下去,打到了临也手中的盒子,里面的东西掉在了地上

“啊……”小田田给我的东西

“什么东西”捡起来看了看“生发剂……说起来,你这家伙确实发量没有以前那么多了呢……”

“!连小静这样的单细胞都这么说……小静混蛋!”生气的转身就走

“喂!”静雄站在原地“莫名其妙,那家伙刚刚那快哭了的表情是什么啊,东西也没拿走,哪天去新宿揍他的时候带给他吧。”

另一边回到池袋新家里的临也,趴在床上生气了闷气,气着气着就睡着了。

“嘘,不要吵醒他了,好不容易才睡着的”

“好的!坐先生”

“呐呐,坐先生,快看临也先生笑了,是梦见了什么开心的事了吧”

“嗯,毕竟今天是他的生日嘛。好了我们不要打扰他了,出去吧”

“嗯!临也先生,晚安哦~对了,还有生日快乐”

END



从十一点多开始码字,终于写好了发上来了
总之本文大概就是临也做梦,梦见了过去被大家看出来发量减少的事情

总之没有写很多人,很抱歉,本来应该有很多人的,但是最近都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所以整个脑子总是空空的,什么都想不出来。抱歉了。
还有一直以来谢谢大家对我的关注和喜欢,谢谢米娜~
最近都在准备毕业的东西,会有些忙,没有太多的精力放在这边,但是我会尽力而为的。
静临一生推!
永不退圈

【静临】「贺文」至折原临也

至折原临也:

        说起来我们已经认识有多久了呢?记忆中我们一直都是在打架呢(笑),还真是个令人难忘的回忆呢。
刚认识你的时候,记得在操场,突然冲上来很多人,说着莫须有的事,让我很生气,于是脑中出现的只有「破坏掉吧」
        打倒最后一个人之后,竟然听到了掌声,现在想起来你是在讽刺我么(#),看你的第一眼,就是眼前的这个人看不透看不顺眼,很讨厌,我们之间只言片语的交流,被你的举动打破了,说起来,作为一个高中生可以毫不犹豫的拿刀划向刚刚还在对话的人的你,是第一个吧!那场战斗持续了很久呢。不过,这之后就是常事了。
        每次每次每次,遇到你必定会开战,但是就因为这个我的课程落下太多,最后竟然差一点就要被留级了诶!最可恶的是,每天都在旷课的你是怎么做到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毕业,并且直升大学的啊!很气诶……
再后来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你,我也开始了毕业后的工作,高中学历只能去打工了,从一开始的便利店,到最后的酒吧,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暴力,一次次被辞退,真是有够狼狈呢。不过幸好事业呈低谷期的我遇到了上学时照顾过我的前辈。
        之后在新罗那里听说你大学毕业后就搬家了,去了新宿。虽然池袋到新宿的距离不远,但是心里的某处产生了动荡。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你的心情改变了呢?
你不在时我会烦躁;你在时,我却会更加的烦躁,想要找到你的心情越发激烈。
        毕业后,也许是我逼你离开了池袋。
        一年前,是我真的伤害了你,让你不想再回到池袋。
        从那一天到现在已经有整整365天了。
       我……想你
       临也
       回来吧,回来吧,好吗?
       对不起,伤害了你。
       不会再赶你离开池袋了,
       离开你的我,不再是那个池袋最强,只不过是一个六神无主的普通人而已。
       那天和新罗聊天,新罗无意的一句话,让我瞬间明白了
       那时心中的动荡,
       那时的烦躁,
       现在的失落,
       全部……
       全部都是因为
       我爱你
       我原来是爱你的。
       从刚见你的第一眼开始
       只不过我从未正视过自己的感情
       现在我想挽回你,我希望还来得及
       折原临也,我爱你,回来吧


                                                                  平和岛静雄
                  
                                                                2017年3月15日



今天是和cp亂步认识到成为cp的第一周年,很抱歉呐,忘记了这个日子
也很抱歉,现在才码出文来
更抱歉的是,文的质量不佳,有一段时间没写文了,手生了。
总之还是爱你的 @亂步
一周年快乐,以及,晚安,好梦

ps:各位宝贝们,很抱歉文的质量不佳,临时赶出来的,凑活看吧(鞠躬)

【静临】字母梗

A angel(n. 天使)

在连续几天没有好好吃饭,对着电脑奋斗之后,终于临也的胃承受不住了,开始了叫嚣的疼痛。卸掉门进来的静雄,对于临也来说就是天使。



想起了,之前写的字母梗了,然而一直都没有写完,我先慢慢发吧

恭喜临也,那么接下来,我就要写文了
什么时候发呢,我也不太清楚啦其实,不过就是最近吧,我尽量在过年前写出来,然后发上来

明天真的牙白了呢

占tag抱歉 不是更新抱歉

希望有B站账号的大家能去为我们的折原临也投一票,虽然不能保证,但是这可能是临也的最后参加的比赛了,真的是最后的最后了,72进24 大家帮帮忙吧

折原临也计划(短篇,无脑随笔)

轰隆隆——

——嗯,最近池袋又不太平了。

——是啊是啊,听说是那个人回来了……但是……他不是走回来的……

“喔噢!!!!!!!给我站住!!!!”

“哈~”

小巷★

“为什么回来?还让我陪你演这出戏。”

“没什么,只是想你了吧~”

“给我闭嘴!这样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觉得恶心!”

“哈,是么……”

“……”点燃放在衣服口袋里的烟,深吸一口,“……说说吧,你那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只是轻微的笑着,用最轻松的语气回答。

“为什么是轮椅……”脸上的表情早已淡化

“没什么为什么,只是想试试而已”摊开手臂 ,摆摆手

“试试?那你站起来,我看看”一脸认真的看着对方

“……”撇头看着旁边,手下不经意间紧抓着轮椅的把手,“不要,为什么听你的!你管我那么……”

“站不起来的吧”

话未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

“什么?”抬起头 看着眼前的宿敌,脸上表现出了惊讶,突然的话语让他忘记了控制自己的表情。

“站不起来的吧,不用逞强,我看的出来……”

“……你,你凭什么这么认为!凭什么!我们是敌人对吧~那就尽情的说出你真正想说的啊,说违心的话,是想干什么啊?同情我?我需要你的同情?呵!当然不需要,这样的感情,只会让我把它当垃圾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上几脚。”

“……是我干的,对吗”

“不要再自以为是了……不想再和你说下去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呢。”说着用手推着轮子,向前移动着,刘海挡住眼睛,用手把刘海拨到一边,一心想要赶紧离开

这个讨厌的地方

这个有他的  讨厌的地方

轮椅停止了,怎么推动轮子也无法移动

深吸一口气

“放开”

“我不会放的”

“放开”

“除非你自己站起来,一步一步【用脚】离开这里,不然我是不会放手的”

“………………小静……放开吧……让我走,好吗”转过头看着他

“……临也……?”面前这个人,不是自己所熟识的那个折原临也……“临也……”

“够了吗?够了吧……もう……もういいでしょう……”

“……”放开了手中的轮椅把手,“对不起”

轮椅慢慢的向前移动着

逃离

我要逃离这个地方……

不断的用力推动着轮椅

望着远处的火烧云,不禁忍不住发出笑声

不断的大笑着

「那家伙竟然会对我说对不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眼角微红,点滴晶莹沿着脸部轮廓滑落

「他是真的变成笨蛋了吗?」

「终于想到一个好的复仇计划了呢~」

♂♀

站在最初的那个十字路口

把轮椅猛地推向路边

掏出小刀

静静等待着

“临也?”

「哈哈,来了」

“临也你,腿没事吗?”疑惑

“当然没事了,轮椅只不过是兴趣罢了,只有傻瓜才会相信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临也!这你这家伙!竟然骗我啊!啊啊啊!!”举起一旁的自贩机,用全力向十字路口中间的目标扔过去

砰!——

“啊!!!!!”尖叫声来源于路人

“临……也……?”眼睛睁大,惊讶,无限的惊讶 来源于平和岛静雄

“永别了呢”贩卖机落地前 来源于折原临也

『选择在这里也许是讽刺,对每个人来说都是讽刺』

『这里是开始,也是结束』

「哈哈,我的计划终于成功了」

★折原临也计划☆

平和岛静雄在公众面前杀死折原临也,成为杀人犯,所有人对平和岛静雄的定义将永远都是——



怪物

End

首先,抱歉啊大家,最近开始实习,变得超级忙,所以没有时间去写东西

其次是这个文我是分两天写出来的,所以前后的想法不太一样,会有一些出入

最后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些什么

不知道所以然的就来问我好了

我会向大家解释的

抱歉

写了这样的东西给大家看

但是依然是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我,谢谢

【静临】罪(下篇 完结)

食用bgm: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中岛美嘉【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写这篇文时一直在听而已】



在这里已经有多久了,每天都处于被玩弄,被迫张开双腿,应和着对方。


让自己在痛苦与兴奋的边缘徘徊。

时间可以改变一件事,也可以改变一个人。

躺在那里浑身伤痕的身体,已经不在属于折原临也,那个曾经高傲无比的人。

因为虐待,抛弃了所有的面具,哭泣,呻吟,求饶。

这不是他,不会是他,折原临也早已经死掉了,在这具躯壳摘下面具的那一瞬间就死掉了。

平和岛静雄,那个池袋不可靠近的人之一,弟控。




因为折原临也伤害了弟弟所以,他应该受到更狠的对待,所以他监禁了折原临也。












平和岛静雄是监禁折原临也的人










一层一层剥开折原临也的面具的人










让折原临也面目全非的人








杀死折原临也的人








他会杀掉他,他知道,他当然知道(笑)

每天都在喊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怎么会不知道,那个杀气腾腾的样子。

其实我还蛮喜欢这个样子的,如果能够就这样保持现状就好了,被人们称为犬猿之仲,被人们称为“池袋最强”“新宿最恶”,这样就像是在秀恩爱一样呢~



所以一有时间我就会去池袋转转,



能碰到他的话,我会很开心




能够和他吵架,我会很开心




能够和他大家,我会很开心




这样的心情






也许一辈子都不想告诉他。




他永远都不知道,我在对他说谎



真是笨蛋呢~










明明说过我说的话99%不能相信,但是你为什么要相信那剩下的1%呢?











用仅有的意识,向不远处的柜子爬去

不到三步的距离,为什么这么漫长呢?

“小静~我最~~~~~讨厌你了!!”

“哈?我才最讨厌你了好吗??!!!”

……

“给我站住,你这个混蛋!”

“才不要呢~~”


……

“小静!”

“啊?”

“我最喜欢你啦!”

“哈?你脑子坏了吗?耍我吗!!”

“哈!当然是骗你的啦~”

“果然,你这个混蛋!死跳蚤!!”


……


啊……为什么要突然想起过去了啊……


用尽力气坐起来,靠在柜子边上,拿着刚从柜子上拿到的折刀,自己的折刀。


「哈~如果在做的时候也拿着小刀的话,趁他正专注的时候割小静的那里,他会不会死啊……」


笑着自语着,打开折刀,举起左手,放在手腕处


「但是这把刀永远都不会用来割别人了呢~」


狠狠地划了下去,鲜红色顺着还未拔出的刀的边缘流出来,然后流到地板上。


「啊哈~小静说红色很适合我,果然呢~」


脸上的笑越发的深了,几近疯狂的举起刀再次落刀。


大笑


落刀


伴随着笑声,疯狂的用刀划着。





「好……无聊啊……我玩腻了……」



笑声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也停止了。



把刀子放在一边,用手沾着鲜红色在地上画着。


「呐,小静,回来吧,我好无聊啊……好无聊…………好痛啊」


「小静为什么那么笨啊,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呢?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喜欢你这件事……是真的……呢?」


透明色充满了眼眶,





鲜红色从手腕处奔涌着,






纯白色的衬衫被迫变成的红色,






光滑的腿上也满是红色。









「……永别啦,小静~」







透明色划过脸颊滴落染成了红色。



平和岛静雄是傍晚才回到家中的。


提着金枪鱼寿司


因为这几天折原临也很听话,所以想要从今天开始对他好一点。


「临也,我回来……了」


进门后打开灯的一瞬间,



寿司盒从手中滑落,掉在地上


寿司从盒子里弹出来,倒在地上



平和岛静雄无法再发出声音



房间里


红色,大片的红色,


惨白的墙壁,惨白的床单,



惨白的地板,惨白的衬衫,



全部,染成了红色。



愣住的下一秒飞奔着跑过去


在摸到脸的温度的下一秒大笑了起来


「终于死了,临也终于死了,这样池袋就平静了,太好了!!」




他这样说着,却在看到地上临也用血写的字时,声音变得哽咽起来,渐渐的崩溃了


他大喊着,大哭着像孩子一样。


紧紧抱住那个早已没有温度的身体,亲吻着没有温度的唇,任由眼泪打湿脸颊。





『弟弟的事,抱歉啊
但是喜欢你这件事是真的喔~』





——————————END——————————

小女不才,长篇简直是噩梦,这么短的一篇文,写成三篇也是没谁了的~

《罪》终于完结了,让我们完结撒花吧~
这种结局是我惯用的方式,才不管你们喜欢不喜欢呢~反正我用着爽就是了~(这句话为什么这么污?)

总之,谢谢大家的催文了~
谢谢大家~喜欢这篇文的话点个小红心,然后再推荐给大家吧~
谢谢你们的喜欢,谢谢你们的推荐啦~~
我们下篇文再见~